“高产”博士生读博一年达毕业要求:写论文不无聊 凤凰网资讯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齐齐哈尔大学教务处_南财教务网|zzu教务在线
阅读模式

扎在实验室写代码、跑数据的许潇突然成为全校谈论的焦点,一连串“牛”、“太强了”、“佩服”钻进耳朵。

“21岁保研到成电(电子科技大学),22岁成为国家青年特聘专家胡维昊教授的博士生。已发表SCI/EI论文11篇,受理专利6项,获得行业旗舰会议最佳论文奖……读博一年,他就已经达到了博士毕业要求……”近日,电子科技大学官微推送的《一年时间!这位22岁的成电博士生,就达到毕业要求!》,让电子科大这位2018级博士生许潇备受瞩目。

许潇近照 受访者供图

对于突然聚焦的目光,许潇有点“受宠若惊”。他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解释,之所以说自己达到了博士毕业要求,是因为自己完成了应修学分,并且已经发表SCI/EI论文11篇,其中以第一作者身份分别在SCI一区和二区发表论文各一篇,以第一作者在EI上发表论文两篇,包括一篇会议最佳论文。

“我觉得写论文才不会无聊。”这位“一年达标”的博士生给自己的“高产”找了如是理由。

根据《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学位授予实施细则》《博士研究生发表论文的要求(2018版)》,许潇发表的学术论文在“质”和“量”上远远超过了学校要求,可进入申请学位论文答辩环节。

但他坦言,自己并非大家夸赞的那般“牛”和“神”,曾经也是个成天想着玩儿、心头无目标的学生,后来因为找到了兴趣所在,脑袋里时常迸发出新点子,习惯了做事有效率,喜欢成宿成宿写论文,并且遇到了对自己关护有加而且科研能力很厉害的导师,人生“进度条”才加速拖动。

“一定要把握好大学时光,不要以为大学进来就很轻松了。”回过头想想自己的学术生涯,许潇最后悔的就是刚进大学贪玩的一年多,“没有大目标,想着毕业就行”。

他表示,如今大学流行的几句话,比如“不挂科是遗憾”、“不逃课的大学生活不完整”、“成绩不重要”,其实都有误导。

“这些话其实我都不怎么认同,我觉得挂科才是遗憾。”许潇说。

【对话许潇】

“天才我比不上,但努力后,别人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澎湃新闻:

为什么你在22岁大家或许本科刚刚毕业时就能成为博士?

许潇:

我17岁的时候在青岛理工大学读本科,当时参加了很多比赛。在大三下学期末,我参加了电子科技大学夏令营,将自己获奖情况和在校成绩拿给后来的硕导看,再通过夏令营的面试和笔试后,他决定收我,因此,获得了电子科技大学的保研资格。

电子科技大学对硕博连读有项政策,保研的可以在研一申请硕博连读。当时,申请跟着胡维昊老师的学生很多,但是我还是决定去试一试。每周我都会去找胡老师请教一些科研问题,尽量展示自己,之后就成为了他的博士生。

澎湃新闻:

你一直念的是电气工程专业吗?为什么会对这个专业感兴趣?

许潇:

刚开始报志愿时,家里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指示,只是有亲戚在电网方面工作,觉得可能毕业好找工作,就报了这个专业,后来自己读着读着也觉得还可以,一直就这样读下来了。

大一、大二那会儿,我还很懵懂。特别是大一的时候,玩性比较大,基本把青岛玩了个遍。后面慢慢了解电气工程,就开始认真学习并参加各类比赛,在全国大学生西门子杯工业自动化挑战赛(现更名为“西门子杯”中国智能制造挑战赛)上,我们团队拿到了全国特等奖,这对我激励特别大。

我就觉得别人能做到的,只要努力,自己也可以做到。除非这个人很聪明,是个天才,我比不上,但是大部分人还都是平常人,都还是可以通过努力去达到(他们的成就)。努力可以改变很多事,我就开始专心地搞学习、搞竞赛,最后也在这一块取得了一些突破,也是因此才拿到了保研资格。

现在我做的是偏新能源这一块的,国内包括世界上都还存在着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我觉得有必要去做一下。

“我觉得挂了科才是遗憾”

澎湃新闻:

就像你说的,从高中紧张的生活过渡到大学生活,一些大学生开始过上“天天打游戏,谈恋爱,睡觉”的日子,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

许潇:

一定要把握好大学时光,不要觉得成绩不重要,成绩非常重要。你看人家拿奖学金肯定会眼红,那你就去争取它,多参加竞赛,多参加一些与自己学习相关的活动。另外,也要参加一些实践活动。过好大学生活,可以打游戏,但是不要把所有的时间全浪费在这些可能会影响你未来发展的东西上。我看到一些同学,他们玩了四年游戏,最后找的工作很差,他们也非常不满,到时候你可能没资格去挑工作,会很痛苦。一定要用大学的四年时光去好好学习专业知识。

大学里有人爱说,“大学不挂科是遗憾”,我觉得挂了科才是遗憾,“不逃课的大学生活不完整”“成绩不重要”之类的很多说法,我并不认可。以前大学的时候,有学长自己没有好好学习,就给你说高数很难,肯定考不过,我就自己去考,还是考得不错,因为他自己没有认真去学习就会诱导下一届。

每个人对待事情的做法都不同,不能用自己的结果或行为,去给他人造成压力。

“写论文最好一气呵成”

澎湃新闻

:当大家看到你一年读完硕士转博士,一年达到博士毕业要求的时候,都很惊讶,你是怎么做到的?

许潇:

我感觉就是多想、多动手去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另一个就是熟能生巧,我觉得不要怕难,不要怕去写(论文)。写得多了,到最后就能找到写论文感觉。

另外,我一有想法就会跟老师交流,老师说哪个想法可以尝试去做,我就马上动手做。我每次都会定个目标,告诉老师某个时间点我会把论文发给他,请他帮我改一改。

我一般都会在截止时间前几天就完成,我不喜欢也不敢往后推,不然会越堆越多。

澎湃新闻:

发表论文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你写论文的诀窍是什么?

许潇:

就是多想。可能我读文献相对比较少,但是看了文献后就会开始各种思考,会思考自己的想法可不可以做研究,如果觉得可以,就会把它先写在纸上,我会去跟老师讨论,交流的时候也会碰撞出火花,产生新的想法,可能就开始着手做。

另外,我感觉写论文要连贯,写论文如果断了的话,可能后面就需要花一些时间去想论文的框架。论文写得快,更多的是需要一种逻辑性,每一个章节,包括每一个部分要表达什么,都要先罗列出来,再扩充内容。

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可能一天都在写论文,写得会比较投入,我总是想快点写完、写好。

我觉得写论文才会让自己不无聊。因为看论文看久了,我觉得还挺无聊的,就不想再看,而是去写,因为写的时候会去想、会动手,我发现改论文比写论文痛苦一百倍。

澎湃新闻:

根据教育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博士研究生延毕率超六成。博士生面临的身心压力较大,你是怎么调节自己的?

许潇:

博士生其实还是有很大压力的,要为了达到毕业要求而忙于写论文,还要做项目,以及帮老师处理很多事情。有一段时间我也挺忙的,超级忙,有做不完的事情,也会存在很大的压力。后来慢慢地就想开了,鼓励自己,反正都是事情,都给你做了,你就是要去做,就慢慢去做,安心把事情做好。

更多的就是自己开导自己,深呼吸告诉自己,今天你把这个事情做好,反正总是能做完的,过了最煎熬的时期就好了。

不会提前毕业,希望继续深造

澎湃新闻:

现在你已经达到了毕业要求,会提前毕业吗?

许潇:

不会,这个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保底的,但我的目标应该不止于此。

接下来就是要更加努力发更多高水平、高引用的文章,后面我会想去做博士后,进行深造,在科研方面多做一些成果,希望相关成果能够有价值。

澎湃新闻:

现在你承担着一项很重要的工作,是作为学生第一负责人协助指导6位研究生开展一个项目,就是你导师的国家重点研发项目“分布式光伏与梯级小水电互补联合发电技术研究及应用示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

许潇:

将梯级小水电站、抽水蓄能水电站、光伏电站三个发电站联合运行并在小金县进行落地。光伏发电存在波动性,水电也存在丰平枯,抽水蓄能可以像电池一样充放电,现在我们希望把它们放一块,通过所研究的理论和方法把电最平稳地送到电网去。

这个项目分为五个课题,我们是做课题一的,后面的四个课题都基于课题一。课题一主要做容量配置,就是规划问题。它的难点在于多时间尺度,包括每一天、每一个小时乃至每一分钟,怎么保证平衡供电的可靠性。

澎湃新闻

:你应该是团队年龄最小的成员,却作为学生第一负责人,会有压力吗?

许潇:

应该是最小的,我从来不会看谁年龄小,也不会看谁是学长,我觉得谁在科研方面更有经验,就可以向他学习,大家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我可能接触这个项目比较久一点,而且在这方面研究的可能多一点,他们也都还是挺愿意让我跟他们一起交流、一起学习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