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训学校教官强奸女学生 学费1年5万8打擦边球 百姓民生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池州学院教务管理系统_齐齐哈尔大学教务处_南财教务网|zzu教务在线
阅读模式

本文导读:   【教官性侵学生】浙江浦江少年行为矫正训练教育学校教官强奸女学生;教育局称行为矫正训练教育培训机构是打擦边球;特训学校滕教官被指性侵女学生;特训学校一年学费五万八……

  【教官性侵学生】浙江浦江少年行为矫正训练教育学校教官强奸女学生;教育局称行为矫正训练教育培训机构是打擦边球;特训学校滕教官被指性侵女学生;特训学校一年学费五万八

  网友 浙广是一条河 在微博上说:浦江有个校长把孩子打得满身是伤,强迫孩子们穿着内衣给他按摩,每天只给孩子们吃稀饭和青菜,让女孩赤裸裸躺在瓷砖地上 每天要干近十小时的手工,每月家长还要送上几千元的零花钱,一年的学费要五万八,文化课只是背校纪校规,时不时女孩还要以身报答 受到虐待的孩子有的来自义乌,有的来自宁波,有的来自温州,有的来自衢州开化,孩子经常被电警棍打,冷水浇,做苦力,当出气筒,遭受性虐待,有4个女生被校长强奸。

   ■记者调查

   警方 滕教官有重大嫌疑

  昨天中午12点,我们来到网络传言中的 学校 浙江少年行为矫正训练教育接待中心,地点在浦江县凤荷路138号。这是一条干净但位置有点偏的街道,所谓 学校 ,也就是一栋3层的门面房。推开门,首先跳入眼帘的是一块白色大匾,上面写着:人间正道。门口的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

   你们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人问。

   我们是记者,听说这家培训机构有虐待学生的事。

   我就是学生家长,我女儿15日中午打电话给我说,她从学校逃了出来,因为被教官强奸了。 这位家长自称姓周,台州人。

  培训机构里设施非常简陋,为什么父母会把孩子送到这里?周先生说,这里收费贵,一年好几万,家长都以为收费高质量就好,还有就是这个培训机构的头衔,欺瞒了大家。顺着周先生手指的方向,摆放着许多荣誉,如 浙江省最具品牌影响力教育培训机构 、 2009中国教育创新示范单位 等。

  浦阳派出所民警说,案子已经移交给浦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昨晚11点,我们再次致电陈大队长,他说,滕小虎涉嫌强奸,仍处于重大嫌疑期,人已经被控制住,最终调查结果还未出来。

   教育局 培训机构打的是擦边球

  在培训机构,我们看到由浦江县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企业名称是浦江县警龙教育咨询工作室。经营范围是承认非学历教育咨询服务和非医疗性心理咨询服务以及体能训练。企业主是滕小虎,发证时间是2012年2月2日。

  昨晚,我们联系上浦江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黄平标,他说,滕小虎申报的是咨询工作室,这个工商部门确实有权独自颁发营业执照,一般的情况是工商部门批准了,就不用教育部门再批准了,反之,教育部门批准了,工商部门也就不用再批了。他这打的是擦边球,如果他申报的是辅导班、培训学校之类的,就必须获得教育部门的认可,从专业角度来说,我们更容易识别这类所谓的咨询室。

   ■家长口述

  女学生逃出学校 说是被教官强奸了

  周姓家长对记者说,这个事情是我报的警,当时我就震惊了。这几天,我和老婆在绍兴,前天下午一点多,我老婆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没想到电话那头的是女儿,她带着哭腔,说: 妈妈,我们教官是个畜生,把我强奸了,我和一个营员(同学)跑出来了,身上没钱没手机,怎么办? 女儿说,前天中午,她和其他营员在训练跑步,当时,看管的只有滕教官一个人,就逃了。这是大家以前商量好的,有机会就跑,但其他几个营员被逮住,就两人跑了出来。随后,她们在路上找到一个陌生人,借来电话,打给家长,女儿说,教官虐待营员,甚至叫营员吃大便、喝小便。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第一反应是,让女儿快离开浦江,一开始让她打车到杭州,但出租车师傅说最多只能去义乌。于是,让她打车到义乌,我和妻子马上动身赶过去会合,那个出租车司机也是个好人,知道了我女儿的遭遇,说不要钱也要把她送到义乌。接着,我赶到金华报警,警方说这个事情归当地公安管,于是,我带着老婆孩子来到浦江报警。

  听我女儿说,她知道有4个女营员被强奸过,这些营员,经常给滕教官按摩,按得不好,就是一顿打,其中一个 男孩 子手都被打断了。

  这么冷的天,孩子们犯错,滕教官经常让他们把衣服裤子脱掉,跪在地上,有时在他们身上浇冷水。

   女儿有个不好的懒习惯 后悔把她送到这里来

  女儿今年16岁,本来应该念初三了,家里还有个8岁的儿子,我把女儿送到这所学校,也是出于无奈。她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懒,举个例子,在家里洗脚的时候,都是外婆把洗脚水给她端好,洗好了,又是她外婆端去倒掉,这样的孩子,学习当然也不会勤奋了。骂也骂了,她就是不改,实在没办法,我在网上找到了这个培训机构,教官说得很好,从这个学校毕业后,一个叛逆、逃学的孩子,能够变得会吃苦、能感恩,还能学会生存技巧。

  去年5月,我把女儿送到这里,每年学费5.8万元。其实,能把孩子送到这里的家庭,条件都还可以的,不少都是大老板的孩子,一个义乌老板家产可能都是上亿元的。

  女儿跑出来后跟我说,她曾经看到这样一幕,一个女营员的家长来看她,她说的东西,滕教官不满意,就立即把她拉进房间,然后把家长也打发回去,而等待这个女营员的,就是惩罚,打、跪。所以,女儿不敢跟我说这些,我真后悔,把女儿送到这个学校来。

  女儿说,她是2月1日被强奸的,上午我老婆陪女儿,在浦阳派出所做笔录,刚才,妻子打来电话,说是去浦江人民 医院 检查 身体。

   ■附近居民

  教官以前是学散打的

  在这里接受培训的孩子们说,这个培训机构就是滕教官一家办的,他叫滕向阳,54岁,浦江人,儿子二十出头, 没有其他教官,有时他儿子过来帮他看着我们。 而营业执照上,滕教官的名字叫滕小虎, 他有好几个名字。

  我们走访了附近的邻居,对面杂货店的陈女士说,经常看到一辆军绿色面包车开来开去,载着不少 小孩 ,但是没什么异样,也没听到喊叫声。

   听说这个教官是学散打的,好像还开过武馆,不过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附近小区的居民说,孩子们经常去小区体罚跑步。他们一边跟我们聊天,一边大口吃着方便面,说这是他们最近 吃过最好的东西了。

   ■受训学生

  教官逼我们撒谎 不让跟家里讲真话

  说到处罚,小吴低下了头。因为他的一次错误,营员们集体被罚过。

  小吴,是9个学生中最早来的,宁波人,去年9月14日被父母送来的。他说,去年11月的一天,早上起来,我捆棉被没达到要求,教官一气之下,让9个学生一起受罚。虽然特别冷,但教官让男生只穿内裤,女生也就穿着胸罩和内裤,排成一排,然后用冷水浇我们,浇了半个小时后,再让我们集体跪着,大概跪了两三个小时,看我们冷得快不行了,才放了我们。这件事情过后,我们更怕教官了,大家也更团结了。我们之所以想逃走,不仅仅因为动不动就要挨打,更主要是训练方法让我们都快崩溃了。每天晚上要给教官按摩,小王负责按摩肩,小徐负责按摩腿和手臂,小赵负责按摩脚,我负责背部。有一次,我按摩的频率慢了点,教官就罚我去浇冷水半个小时,我的工作后来由小周顶替,有一次也因为没达到要求,教官就用棍子打她,头上缝了三针。除了身体上的折磨,教官还逼我们撒谎,不让我们跟家里讲真话。

  小吴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爸妈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会接他回宁波了。 我现在最希望能够回到学校,再读初三,我还要参加中考。

(责任编辑:admin)

猜你喜欢